網路賺錢|洗錢:互聯網直播行業

網路賺錢|洗錢:互聯網直播行業 1
0
(0)
網路賺錢|洗錢:互聯網直播行業 2

前言:喜歡主播,從喜歡她們的身體開始

(一)

2009年開春後不久的一個霧霾天,大大們開了兩個重要的大會,氣氛融洽,浦大喜奔。會場上,一個剛從汶川賑災現場捐款回來,氣場頗像向華強的中年人提到三個問題:農民工子女讀書難、體育業營業稅及農村村組管理費用問題。隨後掌聲雷動,氣宇非凡,大有指點江山,在仕途上闖出一番作為的苗頭。

時光飛逝,轉眼三年之後的2012年,股市回暖,樓市重振,這個在“性都”混的風生水起的後生不僅登上了胡潤富豪排行榜,還成功當選了十二屆全國人大代表。自此“太子輝”的名號在南方系政商圈如雷貫耳,太子輝得名於此不僅是擔任太子酒店集團董事長,更多的是在“性都”開創了一套超標準的成人服務體驗流程,港劇《酒店風雲》取景地就來自於太子酒店,從海選、走秀、圓桌選號、服務清單、客戶信息保密等大大提升了用戶體驗和安全系數,開創了對失足少女定期收體檢費的先河,太子輝在內部曾數次提到喬布斯的用戶體驗體系,可能喬老爺子也並不知道自己居然影響到了人類最原始的沖動交易模式。

《一路向西》影片中的王李丹妮為了演好戲中的黃金橋段,親自趕赴“性都”臨場學習經驗,這個E罩杯的女孩子褪去了在《職來職往》中求職時的稚嫩,經過在“性都”三個月的認真學習就持證上崗開拍了,給廣大群眾普及了一場標準的1024課程,行長我也是前幾天又重新學習了一遍這部影片,無論是劇情還是拍攝畫面都是一部讓人稱讚的片子!

歷史總是不斷重演,人大代表和慈善大使的金字招牌也沒能遮擋住這顆金主的光芒,2014年的一個明媚的午後太子輝被帶走調查,太子輝咬緊牙關並不認罪,最終還是被判無期草草收場,所謂的宿命也不過如此吧,一代莞式服務最終走向謝幕。

(二)

14年初春,與“性都”遙相呼應的帝都北京顯得格外的冷,但這並不影響創投圈的熱錢翻騰,各大互聯網公司CEO紛紛躍躍欲試,西裝革履到處講故事分享人生經歷,有的沒有的都要到處吹一吹,開啟了互聯網全民創業的浪潮,各大互聯網CEO紛紛一言不合就揚言幹翻BAT,爭做互聯網圈新的話事人,在這場全民創新的混戰的階段,其中興起了一大批直播產品,多達400多款直播APP,行長我隨意下載了幾十個,如圖:

網路賺錢|洗錢:互聯網直播行業 3

14年“性都”下崗的失足少女大量轉戰北上廣,成功轉型女主播開啟了直播撩騷之路,令她們萬萬沒想到的事,直播撩騷的收入竟大大超越了之前辛辛苦苦的賣肉錢,雖然並不明白到底是哪些傻逼給刷的禮物,但是畢竟數錢的快感已經超越了XXOO,時間已經不容許她們去仔細思考背後的邏輯。

據不不靠譜消息統計,目前直播軟件已經下降到100款左右,而消失的300多款直播APP已經在監管不嚴的時間內完成了它們的使命 – 洗錢。

這些直播APP的老板們好多連本科文聘都沒有,從事著各個行業幹著不同的生意,但是有一點是相同的:他們的錢都不能證明合法來源。於是需要一個合法的通道來走賬,證明這些錢的明確來路,證明自己的錢是受法律保護的,也許是受高人指點,他們學會互聯網思維,開啟了所謂的萬民創業,大碗吃肉、大碗喝酒的日子高歌猛進;

套路永遠是那個套路,首先,需要註冊個空殼公司,直播APP產品直接外包完成,他們是絕對不養碼農這種高工資的崗位的,外包開發下來總共15w人民幣不到,還附贈半年的代碼維護期,(別問是怎麽知道的,行長我給過他們外包單子)所以用戶看到的好多直播APP產品連UI界面都完全雷同的,觀看直播人數全部後端寫隨機數字造假,隨著時間波動在一個範圍就好,營造出好多人在直播間觀看直播的假象,其實水多深只有你自己懂;

然後單獨招募刷手,刷手業內俗稱“螞蟻”,與女主播們絕對不能有任何接觸,業內玩法是分開辦公,或者幹脆兩個公司分開運營,一個公司運營主播,另一個公司養“螞蟻”;女主播都是東莞下崗再就業人員,她們輕車熟路,培訓兩天分分鐘上崗,直播夜場她們更是信手沾來。養“螞蟻”更是學問多多,由正規軍+兼職人員組成,正規軍是全職“螞蟻”,兼職人員則是為了使用廣泛的用戶銀行卡信息,主要是為了規避同一個用戶頻繁刷禮物支付,會引起銀行的風控預警,所以我們能看到這些直播APP公司一直在招聘兼職人員,高薪讓你刷兩周支付完工資讓你滾蛋,實質是用你的用戶信息和銀行卡信息完成了錢的流轉支付,進入他們事先安排好的女主播提供的對公賬戶,這樣就完成了進錢的支付流轉,財務上也說明了這些錢的正規來源就是公司女主播的直播的合法收入。而本質上這些東莞再就業女主播這方並不知情禮物全是刷的,另一方“螞蟻”更是不知情其中緣由,只是以為自己是簡單的刷單而已。老話說的好,“眾人拾材火焰高”,這種螞蟻刷單的xi錢方式根本無從查起,因為他們學會了毛爺爺的“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的思想精髓,可算得上是無間道版的“眾籌洗錢”。

在2014、2015兩年間,直播行業未形成規範,直播混戰的浪潮中,大量非互聯網行業的老板通過直播APP的螞蟻刷單的模式完成洗錢的完美過程,而後直接宣布直播平台倒閉一走了之,而迎接那些女主播的現實無非是再下崗再就業的輪回罷了。

2009年還上映了一部由王晶拍的電影《金錢帝國》,講訴香港廉政公署成立前,黑社會及警察之間的一些幕後交易,在影片快結束時,有一個鏡頭我影響特別深刻,一個裸女躺下用金錢遮擋了若隱若現的裸體,與片中女人不同的是,這些女主播脫下的不僅是衣服,而透露著背後的金錢權力和醜陋的人性。

行長的公眾號:(hangzhang1024)

行長的個人微博:@流量行長

覺得如何?

評分一下!

平均評分 0 / 5. 人數 0

未有評分